Elm-799

以前误删的短文,昨个找到了。

媳妇,喝酒不?

-2

两人的第一餐已经是午餐,一堆佣人站立一边服侍,眼神不住的打量着xiumin这个新来的主人。
沉默的用餐氛围让佣人们眼神互相传递,luhan也瞄了几眼xiumin,瞧到他鼓起的腮帮子,嘴角的笑一直没停过。
午餐用罢,就有客人找上门来。Xiumin听到仆人的汇报,是将军儿子kai。
估计是路途遥远,所以昨夜没能赶上婚礼。
Luhan知道是kai来还挺高兴的,xiumin碍于礼貌没能找借口拒绝见面。毕竟kai来的目的是为了他们两个的婚事。
kai和luhan关系显然十分好,一见面就勾肩搭背聊起来了。一点都没有有权势的人的模样。
Luhan介绍了两人,关系的亲疏就显露出来了。
Xiumin和kai完全是贵族间的板式礼仪,你好我好之后目光一触即转。
Xiumin看出来了,kai这人来意不善。从见面起就一直在自己面前显露出他和luhan的亲密。
Xiumin扁扁嘴,不想显露出自己有多在意他们就告辞。
在回房间的时候嘴里不断嘟囔着,如果凑近点听就知道他在嘟囔什么了。
“你看对眼那就找他过啊,结婚后找我示威什么呢。”
“连婚礼都能迟到,抢婚都来不及,干什么吃的。”
Xiumin越走越快,牵扯出身上的疼痛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又腹诽了luhan好一阵。

在xiumin走后,鹿晗拿肩头撞开kai。“干嘛呢?”
Kai露出腼腆的微笑,“你知道我表姑的女儿喜欢你啊,这次出门前千叮万嘱要我看看你这媳妇怎么样。”
“怎么样?”luhan带着些许骄傲的神情。
“看着好像不怎么喜欢你啊,那么冷淡,我那表姑的女儿估计又要燃起希望了。”
“去去去,他那是害羞。回去别乱说话啊,误了你表姑的女儿怎么办。”
Luhan和kai是朋友,嘻嘻哈哈一阵就过去了。
Xiumin在这个家里挺无聊的,突然想起自己已经离开家,不用听从家里的管制,作为一家之主之一自己可以随便出门玩便立刻起了兴致。
Luhan带kai去客房,路过马厩,看见了准备出门的xiumin。
“身体好了吗?”Luhan开口第一句。
Xiumin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尤其是在那么多外人的情况下xiumin简直怀疑他是故意的。
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后luhan微笑着吩咐随行仆人给kai带去珍藏美酒,kai在心里默念了一句重色轻友后知趣的自己去了客房。
打发走一个了,luhan微笑着看着xiumin。
“我跟你一起出去。”

我才不会喜欢你!-1

我才不会喜欢你!
  

    鹿晗一进教室就发现了和平常不一样的氛围,女生们兴致勃勃的围在一起热烈讨论着什么,男生有一部分一扫平日早课困意跟女生们聊得开心。
    鹿晗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不出几个呼吸,班里的万事通就一脸兴奋的找过来了。
  “嘿鹿哥,你知道今个会有谁来我们班上课吗?”
    不等鹿晗反应万事通就自答了。
  “EXO的xiumin。”
  “啥?XO酒?”
  “皮这一下很开心是吗。”
    鹿晗摇摇头。
  “第一次知道我们班还有这么多追星族,你看着也挺开心的嘛。”
  “我喜欢的是女团。不过xiumin超火的,没想到会和我们一起读博诶!”
    女生们耳尖,听见鹿晗这俩也在聊xiumin也就凑了过来。
    热热闹闹的,都是在讨论xiumin,有一个女生机灵连专辑都带来了,就等人来时要签名。
    鹿晗无聊借来看看。他对爱豆这些不是很关心,日常就是游戏、足球、咖啡。
    此刻翻看歌词本,里面夹着小卡片,印着一个抱着玩偶熊的大眼男生,清秀可爱。
    有的女生看见这张小卡惊呼,显然这是稀有品。
    但鹿晗对这种卖萌照无感。
    要说萌,有着小鹿外貌的鹿晗对这也很熟悉。不过在这称得上漂亮的外表下却是一个糙汉子的心。因为外貌遭受的一些偏见让他极其抗拒别人夸赞他外貌时使用萌、漂亮等词。
    在年纪渐长后,鹿晗的外号才从小萌神变成鹿校草。鹿晗他嘛,到底还是有点自恋,现在转来一个跟他抢风头的人心里还是有点小醋。
    上课铃响起,老师带着今天的主角登场了。
    远看着小小只的,衣着简单,挂着腼腆的微笑。不止女生们的欢呼,连老师也一脸慈爱的看着他。
  “找个喜欢的位置坐吧。”
    鹿晗看那小子四处张望了一下,视线和自己对上后又移到了他旁边的位置。
  “你好,我叫金珉锡,旁边的位置没人吧?”
    鹿晗摇摇头,近看这人真不愧是艺人,皮肤白白嫩嫩的让鹿晗想起自己今早吃的奶黄包子。
    金珉锡是个上课认真的人。其他同学在早课上困意不断时他精神满满的听讲记笔记回答问题。下课时也很礼貌的和同学们谈天说笑,完全挑不出什么毛病。
    不愧是人气偶像。
    鹿晗看着濒临爬墙的鹿校草后援会会长如是说道。

生煎包

生煎
    被拳头打出的淤青,铁剑穿透的致命伤。
昏沉中依旧刺激着坚儿的神经,然而还不止如此。嘴里突然被塞了巨苦的液体,吃不得苦的坚儿当场吐了出来,睁开惺忪的眼睛,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个清秀的少年。表情有点惊讶和高兴,说着坚儿听不懂的话。
不是朝鲜话,不是清国话,服饰也很不一样。
除了清秀少年,还有两个人在旁边。
一个是衣饰华贵的公子哥,一个是魁梧雄壮的青年,都看着坚儿露出一副好笑的表情。
“长生,你这药还挺有效的啊,一喂就醒。”
魁梧青年点点头,被叫做长生的清秀少年不理会公子哥的调侃,看着坚儿柔声询问他的姓名来历。
但坚儿完全听不懂,茫然的看着他们三个。
“难不成是个哑巴?”
公子哥又开口了。长生看了坚儿好一会,最后指着自己说道“chen chang sheng。”
坚儿明白他是在说自己的名字,便跟着念了出来“陈 长 生。”

坚儿已经在国教学院待了一个多月,期间的伤养好后便作为报答在学院里做杂活。
轩辕破,也就是那个魁梧的妖族少年对于多了一个人和自己干活这事上挺高兴的。虽然坚儿这小身板做不了多少,但也比那什么也不干的公子哥唐三十六要好。
这天坚儿正在厨房洗菜,唐三十六来厨房找轩辕破嘀咕了半天然后便拉着满头雾水的坚儿去找陈长生。
“喂!长生!”
陈长生正在修炼,唐三十六他们直接就进来了。
“怎么了?”
唐三十六摆出一副忿忿不平的模样指着坚儿,“你看你跟个和尚样整日吃斋就算了,坚儿吃过那么多苦,瘦瘦小小的你还是不给他点油水养养这可了得!”
轩辕破在一旁应和,因为陈长生,他们的饮食少有荤腥,带上坚儿的的目的就是让陈长生加餐而已。
陈长生自然明白他们的意图,不过坚儿只是个普通人,体魄不如他们这些修道的,伤又刚好,是不该以他自己的标准要求坚儿。
“也对,长身体的时候是得多吃点……你们就算了。”
唐轩两人刚露喜色便又因陈长生后面的话消失。
光明正大加餐不成只好回去开小灶,陈长生将坚儿留下,给他检查身体还有没有问题。
“伤口不疼了吧。”
“嗯。”
坚儿点点头,看着陈长生。
这一个月来他学了不少神都话,基本他们说什么现在都懂。
“你这个月一直待在学院里挺闷的,明天我带你出门买东西,散散步。”
可以出去玩了,坚儿听他们说过城内的繁华,一直想去看看。
第二天,陈长生守信带坚儿出门玩。看着坚儿兴奋的样子让陈长生想起来自己初来神都的时候。
微不可察的叹息被坚儿听见了,就在坚儿看向陈长生时,陈长生眼神突然凌厉起来,将坚儿拦在怀里,右手已经握住无垢。
坚儿脸埋在陈长生怀里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刀剑相击的轻响和陌生人的惨叫。
“没事了坚儿,我们走吧。”
陈长生没让坚儿回头看,但坚儿知道,血腥味,他最熟悉了。
两人买了许多小玩意,陈长生一回来就找唐三十六谈话,坚儿便和轩辕破一起分了这些东西玩。
“怎么了,出去玩还不高兴啊?”
唐三十六懒洋洋的靠在墙边玩手,眼角却一直瞄着陈长生的脸色。
“出门又遇到袭击了。”
“什么!”
“我要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
“把坚儿送走。”
“你怕他跟我们一起会遇到危险?”
陈长生点点头。
“可以,但是已经扯上的关系可不是远离就会断绝的啊。”

坚儿知道这里不是他原先的世界,在忍不住询问轩辕破后他才知道这里其实和以前的世界一样危险。危险还是针对陈长生的。
就在坚儿担忧陈长生时唐三十六带人给他收拾行李。
“送,走?”
“对,长生也是为了你好,你要去的地方可好了,是我大舅的女儿的表姑的庄园,吃香喝辣,你——怎么哭了?!那么高兴的吗?!”
情况不大好,伤口好像又痛了。上一次也是,自己被家人排除在外,那种痛心的感觉坚儿不会忘。现在这个人也要赶他走吗。
坚儿拿袖子抹了把眼泪就飞奔去陈长生的房间。
陈长生听见门外的吵闹声,开门一看,坚儿背对着他坐在门口,唐三十六和轩辕破在劝说着他。见陈长生出来了唐三十六耸耸肩说道“坚儿他不肯走。”
陈长生闻言绕到坚儿面前蹲下叫他,坚儿却理都不理,鼓着脸超明显的在生气。
“你待在我身边很危险,我不想你受伤。”
“你去那不会受苦的。”
“我可能活不过20岁,照顾不了你那么久。”
“为什么?”
陈长生跟他解释了自己的“命”。
坚儿看着那如针般的银线已经延伸到上臂,他要活不过20岁了。
“要怎么做,才能,帮到你?”
“逆天改命何其困难,帮不了的。”
但坚儿比想象中固执,没日没夜守着陈长生,睡觉都要拽着被褥睡门口。
听见坚儿在门外打喷嚏的声音,陈长生还是放下了手中的经书拉坚儿进屋。
陈长生没再提将坚儿送走的事,默认了坚儿的陪伴。
“喂!长生,你竟然还犟不过一个毛孩子啊?”
“你自己又大我们几岁。但坚儿的确固执,如果强硬送走我怕他又会跑回来。那时如果那群人趁坚儿落单找上他就麻烦了。所以还是将他留在学院里吧,我活一日,便护他一日。”
“到底还是你自己捡回来的,果然舍不得。”
唐三十六嘻嘻笑着,眼角瞄到拿着菜篮的坚儿招手喊他。
“坚儿,我今晚不在学院吃饭了,等着今晚我带宵夜回来啊!”
一转头,陈长生又是一副老夫子脸打算说教。
“知道,低油低盐,不会吃坏你的小家伙的。”
唐三十六跑了,坚儿走到陈长生面前,有一丝警惕神色。生怕这两人又在商量要把他送走的事。
陈长生失笑,揉揉他的小脑袋。
“今晚吃什么?”


——————————————
这是被我误删的短文之一,靠记忆码回来了。

来源依旧致鹿珉,手动上头条。
😂这俩真的被偷拍时还是一起。

——————
画里写大哥是k是因为我习惯念韩文音所以不是j

YouAreTheOne-17

-17
    金珉锡很久没见到鹿晗了。
    鹿晗新专辑回归大爆,行程立刻繁忙起来,经历过的金珉锡十分理解。能在杀人行程里留得口喘息机会就不错了那还有时间顾虑其他。
    话是这么说,鹿晗每天都有跟金珉锡发信息道晚安,金珉锡也是每天都等到鹿晗发消息来后才睡。
    这仿佛异地恋一样的相处让两人都有点寂寞。
    想亲眼看见他,触碰他,亲吻他。
    相思之苦比未相见之前还要严重。
    金珉锡放下手机却睡不着,躺在床上翻来滚去,心情烦躁。
    无声闹腾了一会后像是想起什么,光着脚下床跑到房间角落里的储物柜翻找起来。
  “找到了。”
    金珉锡高兴的拿出一个盒子,盒子的漆面有些脱落,显然有点年头了。
    金珉锡拿着盒子回到床上打开,里面是一封封的
信件。信上稚嫩的笔迹写着:金珉锡收。
    都是鹿晗小时候寄给他的书信。
    在被带走前金珉锡便收好了这些信件,独自一人时便会拿出来看看。
    金珉锡看着这些露出微笑,一封封拆开都是小孩子笨拙的情感表达。
    珉锡,我们一起去英格兰看球好不好?
    珉锡,你喜欢合金侠吗?
    珉锡,你都不能出门吗?
    珉锡,为什么我不能去找你?
    珉锡,标记是什么?
    咳咳!
    突然翻到这一封,当时比鹿晗大几岁的金珉锡已经知道alpha怎么标记omega了。莫名气恼的小金珉锡收到这封信后一周都没写回信。
    当时懵懂的小alpha如今都会撩自己的omega了。
    想起那天的鹿晗金珉锡害羞的捂起了脸,那家伙自那天讲起后就再也没说过这事了,果然是要等他的发情期的时候吗。
    金珉锡算了算日子,大概还有一周多的时间,正好也是录制我结的时间。
    紧张万分的金珉锡等来了录制的时候,节目组给了台本,两人要去逛夜市。
    一路上都会遇到粉丝和观众,根本不能好好逛街,但金珉锡很好满足,这样和鹿晗大大方方的在外面散步都开心。
    逛了论个钟鹿晗带金珉锡到离开夜市到江边,这里的风景不错,水面上映着街市上的灯光,一闪一闪的。
  “累了吗?”
    金珉锡问鹿晗,先前见着就有点不精神的样子,估计是行程太多累到了吧,金珉锡有点心疼的看着他。
    鹿晗笑着摇摇头,“我在想事情。”
    金珉锡愣了一下,再怎么累也不能在节目里讲自己思想开小差啊,正打算拿出前辈姿态讲讲鹿晗时,鹿晗却直直走开,去摘了朵绿化带里的小花。
    还破坏花草?!
    鹿晗不知道金珉锡现在的想法,看着手中的小花叹了口气。
  “有件事,我从小考虑到了现在,但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珉锡。”
    鹿晗在外人面前叫了金珉锡的真名,然后轻声哼起来歌。
   
  ♪You Are The One♪
  ♪我想爱 每当望着你时♪
  ♪You are my destiny♪
  ♪现在请向我靠近一点♪
  ♪Love is you♪
  ♪喜欢你所有的样子 我会向你倾诉一切♪
  “金珉锡,我们结婚吧。”
    鹿晗拿着花朵走到金珉锡面前说出了这句话,一脸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
    金珉锡仅存的理智用余光看了节目组那边,不出意料全呆住了。
  “你搞什么?!认真的?!”
    这时金珉锡想到的是刚登上top的鹿晗会因为这件事受到非议,事业受影响。
  “我是认真的。”
    鹿晗把花别再金珉锡耳边,“从小开始就认真的想了,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正当红的情况下公开求婚前辈是件挺麻烦的大新闻。但是珉锡,我喜欢你。不知道中央电脑当初是怎么测算的,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我喜欢上了你,想成为你命运中的人。答应我好吗。”
    金珉锡看着鹿晗,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你连个戒指都没有啊,那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你了。”
    两人高兴的相拥在一起,全然忘了在一边的节目组。
    太虎了吧,这对。
 
    金:“欸,你专门学了这首OST吗。”
    鹿:“是啊,电影上映后我们一起去看吧。”
    金:“不了吧,电影里……我在和别人谈恋爱啊。”
    鹿:“……完了,整段垮掉。”

    不用第二天,当晚鹿晗求婚的事就上了热门。还好他提前跟公司打了招呼,把他和金珉锡之间的事讲了个大概。
    这种爱情故事易得人心,比起苛责,支持的人占绝大多数。不过两人还是专门录了视频发布。
    细节控都在视频发现了权——金珉锡戴上了颈圈,cp饭个个奔走相告过大节。
    比起求婚时的高调,两人的婚礼很低调,仅邀请了关系好的亲友。
    这也是小时候的信里写过的。

  “等以后见面了,我们就弄场小婚礼,像电影里的那种老教堂,你和我,就在一起了。”

   

  ——————————end——————————
又是一篇和预计有点不太一样的文,不知不觉写到17 ,现在都5月了啊。
感谢看文的各位,晚安。

  

今天上微博,在致鹿珉那看到这张可爱的不行就潦草画了一下😄

YouAreTheOne-16

-16
    鹿晗去录音室接金珉锡,开门时,里面也正好有人出来,是位英姿飒爽的女军官,穿着联邦军服,饶有兴致的看着鹿晗。
    原来这边也派人了。
    金珉锡在女军官身后探头,看见鹿晗便笑了。
  “鹿晗,这是一直很照顾我的权上校。”
    鹿晗听见金珉锡的介绍便很感激的向权上校道谢,金珉锡跟他说过私生的事是她解决的。
    权上校点点头就走了,她还有很多事要处理。
  “喂,珉锡,是权东浩的事吧?”
    鹿晗小声的向他询问着,金珉锡点点头,他已经知道鹿晗和金俊勉的谈话内容了,事情能解决比什么都好。
  “不过,你又跟参谋组问了什么?”
  “啊……这个啊。”
    鹿晗挠了挠头,推金珉锡回到录音室然后俯身在他耳边轻轻的说着。
  “我问他你上次发情的病因是什么,他说是因为现在的抑制剂还不完善,使用多了会发生抗体失效。在科研院解决问题前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永久标记。”
    鹿晗刻意压低了声音,气息喷在他的耳边痒痒的。手游离在金珉锡的腰上,弄得金珉锡的脸立刻就红了。
  “我们定个日子吧,金前辈。”
    怀中人红着脸沉默不语,经纪人过来敲门催他们去录节目。
    鹿晗应了一声就要开门出去,就在这时金珉锡拽了鹿晗一下,让他的脑袋靠近自己。
  “听你的。”
    本来鹿晗只是想逗逗金珉锡,结果看着金珉锡湿润润的眼睛看着他,心里响起一个声音。
  “kao!老子现在就想↑他!!!”


  ————————分割线——————————
我知道很短,不过下一章就要完结了(在犹豫要不要开次车试试)。
本来打算在这个完结后先把没画完的鹿包漫画完的,但是今天电脑显示器就坏掉了。
明天有时间也画不了了(´-ι_-`)。

先前写了一篇吸血鬼,不想打字,也懒得上色(。σω-。)劳动累了。